一位美国供应商眼中的FF:肯定你的技术,但确实烧钱无度

与Lucid和Weilai汽车相比,FF在高姿态下过于咄咄逼人。"其他公司的两年预算已经在两个月内花在了法国法郎上。"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是中国商人贾月婷投资的一家电动车厂,也是乐视实现其“造车梦想”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

由于贾跃亭债务危机深重,FF下一轮融资进展,内部矛盾和动荡也备受关注。与成立前两年的高调和“热潮”相比,2017年1月FF91在消费电子展(CES)上华丽亮相后,公司的外部视野发生了变化。

一些美国专业人士向腾讯财经表达了他们对FF的看法:法拉第对未来的愿景是美好的,技术是真实的,但不幸的是,初创企业经常犯下许多错误,这些错误有时是致命的。

我在2017年1月的消费电子展上遇见了米歇尔。他是美国一家大型汽车相关供应商的高管。看完FF91的盛大新闻发布会后,他兴奋地向我表达了他对这辆车的爱。他的公司也和FF合作,所以他为自己的兴奋感到自豪。

米歇尔的公司与FF有着愉快的合作。在双方生产样车的合作中,米歇尔觉得所有的FF技术都是真实的,公司拥有相当大的人才储备。在消费电子展之前,米歇尔的公司一直与FF密切合作。所以当局外人质疑财政紧缩的资金链时,米歇尔有不同的看法。

“FF不欠我们任何钱,所有的钱都按时结算,”米歇尔相信FF的技术是真的,也非常肯定FF的技术人员储备。"不幸的是,这个家庭犯了一些致命的错误,花了太多的钱."米歇尔对我说。

虽然米歇尔同意FF的设想,但当她去年看到公司的运营模式时,她暗暗吃惊。

FF的烧钱不仅反映在盛大的新闻发布会和其他宣传策划上,更重要的是,公司不切实际的生产进度。

米歇尔的公司已经与许多中国资本支持的电动汽车公司合作。他说,与Lucid和Weilai汽车相比,FF过于高调和激进。"其他公司的两年预算在两个月后花在了法国法郎上。"

FF不能保证粮食和饲料的进步,必然会造成内部冲击。米歇尔说,一年前加入他的大部分员工已经离开,“很难建立另一个对话机制,我现在不能保证与这家公司的正常沟通。”

当知情人士向我讲述FF的管理计划时,他们也怨声载道,“从公司任命精英领导到贾跃亭空降到最高管理层,一些最高管理层不了解美国公司的运营模式,甚至不会说英语,导致公司治理出现问题。”

在过去的两年里,乐视和FF一直试图向外界发出信号:这是两家独立的公司;然而,他们实际上有同一个大股东,即贾跃亭,他正试图抓住汽车工业改革的机会,实现“造车梦”。

许多相关人士向我透露,贾月婷实际上是FF的唯一投资者,有传言称这已被外界视为事实,仍是FF内部最高级别的秘密。内华达州财政部长曾告诉我,当FF想在内华达州建一家工厂并在该州做尽职调查时,尽管FF一再表示会有其他投资者,“这家公司除了贾月婷没有任何资金来源。”

一位知情人分析称,FF想要保留美国基因和品牌,贾月婷希望这一基因能够为FF打开市场。

与预期相反,产品而不是标签是汽车公司的生命线。在电动汽车领域,除了过程的复杂性之外,车载软件和车辆网络的设计也特别重要。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我,目前区分电动汽车仍然相对困难,因为在汽车制造技术方面,每个人几乎都是透明的。大约在2018年的这个时候,传统汽车公司和电动汽车初创企业都将推出自己的量产汽车,“但就软件而言,我们仍然看不出谁处于领先地位。”

米歇尔对富时的判断代表了一些美国企业的声音:富时只是一家挣扎中的初创公司,就像硅谷的公司一样,每天都在生老病死。

米歇尔告诉我,法国法郎的起伏不会影响美国市场对中国资本的整体看法。“也许中国资本可以从FF样本中学到更多,这是对制造汽车的难度和复杂性的一种理解。”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