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工饲养繁育保护东北虎纪实

国王的回归终于可以达到中国人工繁殖和保护东北虎的现场记录

新华社记者王胡爱芝、曹济阳和何山

虎子虎子."听到饲养员清脆的叫声,躺在树荫下的西伯利亚虎潇洒地站了起来,跟着声音,打了个哈欠,在观光巴士前伸了个懒腰,天真得迷人。

在笼屋的走廊里,兽医邱宏坤轻轻地走着,但一只老虎已经怒目而视,咆哮不止。他一转身,老虎就跳起来,对着笼子的栅栏咆哮。“这只老虎一年前生病了。我给它注射了一针。它记仇!”老邱略显失落地解释。

在聪明与凶残、愚蠢与警觉之间,我国人工饲养的西伯利亚虎代表着回归山林前的“王者之风”。

今年是中国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20周年,也是中国人工饲养东北虎32周年。随着东北林区生态环境的恢复和东北虎人工繁育保护步伐的加快,野生东北虎之王的回归已经不远了。中国横道河子猫科动物繁育中心主任徐璐说:“这正是我们30多年来一直梦想的。”

7月29日第八届“全球老虎日”前夕,记者走进世界上最大的西伯利亚虎人工繁育基地,记录人与老虎的关系,感受饲养老虎的艰辛。

Survival “宁肯贫穷也不愿挨饿”

老虎,素有“百兽之王”之称,西伯利亚虎体型庞大、凶猛异常,表现出“王者风范”,被列为世界十大濒危物种之一。

1986年,时任黑龙江省外贸部及其下属的地方畜产品进出口企业,与国家有关部门合作,从国内动物园转移了8只东北虎,并在黑龙江省横道河子镇成立了“中国横道河子猫科动物繁育中心”,主要在各地保护、饲养和繁殖东北虎。

横道河子(Hengdaohezi),位于黑龙江省海林市,群山环绕,风景优美,自然条件适合东北虎生存。20世纪50年代,这里建了一个早期的家养野生动物农场,主要饲养水貂和浣熊。

横道河子东北虎森林公园副经理刘昌海说,当年中心的建立不仅是为了饲养、繁殖和保护东北虎,也是为了考虑利用老虎的经济价值。但在1993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禁止犀牛角、虎骨及其制品的一切贸易。

禁令改变了中心最初的规划。当时,圈养东北虎的数量达到80多只,而“不能移动和饲养”使该中心很难“骑虎难下”,三年内负债超过800万元。

“日子很艰难。老虎必须每天吃肉,工人必须生存。但我们宁愿贫穷,也不愿饿死老虎。”许璐回忆说,老虎的数量得到了保护,但工人的生命却“濒临灭绝”。1996年前后,雇员连续18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为了生存,一些工人不得不利用业余时间养鸡养鸭来补贴家用。

横道河子阿穆尔老虎森林兽医兼老虎小组组长邱宏坤说:“当时,我只是去上班,没有挣到钱,我妻子也没有少抱怨。但我们认为老虎在那里,希望在那里。”

老虎必须养好,人们必须吃东西。"我们能走出大山养活自己吗?"1996年,该中心在哈尔滨市松花江北岸建立黑龙江东北虎森林公园,并开始走“老虎养虎、放虎出山、放虎上班”的道路。该中心采用半分散释放模式,允许东北虎在模拟生态环境中自由生活,开展旅游观光,并将门票收入投资于东北虎的养殖、科研、保护和人员支出。

2011年,西伯利亚虎森林公园收购并扩建沈阳魏坡西伯利亚虎公园,进一步扩大规模,度过最艰难的日子。西伯利亚虎的数量也从最初的8只增加到去年年底的1300多只。这三个地方每年参观老虎花园的人数是

当年“九朵金花”之一的孟秀芝已经退休,知道4月和5月是东北虎繁忙的繁殖季节,他的儿子宋志阳已经3个月没回家了。她赶到老虎公园给年轻的“老虎爸爸”包饺子,却错过了。31岁的宋志阳说:“小时候,我妈妈总是忙于照顾老虎。我一毕业,就去老虎公园找我妈妈。我每天都去老虎公园度假,所以我和老虎一起长大。我养老虎很好,因为我妈妈是我的老师。”

黄海涛,西伯利亚虎森林公园繁殖和兽医部门的负责人,说32年前,几乎没有现成的技术来繁殖濒临灭绝的西伯利亚虎。饲养者和西伯利亚虎一点一点地积累和传授对西伯利亚虎习性、生长和繁殖的理解。

根据饲养员马丽娜的记忆,这些年来一些雌老虎第一次成为“母亲”。他们不能抚养孩子,只能用手抚养。喂什么?我试着护理一只母狗,但是这只小老虎力气很小,不能吸奶。尝过奶粉后,小老虎的身体状况下降,营养不良.经过多次尝试,最终发现含有维生素和钙的羊奶最适合幼虎吸收。更重要的是,吃奶、打嗝和排气后,应轻拍背部和腹部,以避免奶呛和腹胀。

西伯利亚虎森林公园兽医部部长助理刘郭玲说:“养虎人爱老虎就像父母爱孩子一样,但是养虎比父母更难。对于幼虎来说,除了喂食,它们还需要更换尿垫、消毒、称重、测量体温、登记记录、整理和分析数据等。以便每天24小时对它们进行监控,一旦它们持续存在,需要6个月的时间。”

饲养员李信说道:“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会像小孩子一样吵着要牛奶。”看到饲养员,闻到牛奶的香味,他们会发出“突突”的声音。他说:“这意味着友谊和幸福。”

在1998年松花江和嫩江流域毁灭性洪水期间老虎“移动”后,2003年游客急剧下降和西伯利亚虎的防疫,治疗患病老虎的“拔牙”和“青光眼”手术,以及好战的西伯利亚虎无数次的“分餐”和“拉架”.每个激动人心的过去在今天的老虎农民心中都是平静安详的。

幸运的是,在人工繁殖的过程中,一些西伯利亚虎在科研项目上取得了突破。饲养员和科学研究人员合作测量人工饲养的西伯利亚虎雪后脚印的宽度、大小、深度和其他数据。该方法构建的分析模型可以计算东北虎的年龄、体重和性别,可有效应用于野生东北虎的个体识别,准确率达到80%以上。

2016年,黑龙江东北虎森林公园猫科动物保护与研究院士工作站成立。中国工程院院士马张健领导的科研团队,对东北虎的行为特征、疾病监测、遗传管理、野生释放等项目进行了专项研究。

在过去的32年里,邱宏坤从一个18岁的男孩变成了一个50岁的中年叔叔。“那时,我还很年轻。当我下班时,总有人给我让座。我觉得很奇怪。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我每天都和老虎在一起,并换上工作服。我衣服的味道仍然让人无法坐下。”

回到《那一天我们都会哭》

32年后,中国人工饲养的西伯利亚虎已经达到第四代。横道河子猫科动物繁育中心副主任刘丹说:“为了避免近亲繁殖,确保种群的遗传质量尤为重要,而不是越多越好。”

为了保证种群质量,中国横道河紫粉岭繁育中心建立了东北虎谱系数据库、国家疫病监测站和计算机管理局域网,详细记录每只东北虎的过往生活,努力做好产前产后护理。每年的幼仔都是优秀的后代,是在基因测试的基础上培育出来的。

在横道河子猫科动物繁育中心,记者看到一排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石头塔

2011年和2015年,西伯利亚虎森林公园两次尝试在野外繁殖西伯利亚虎,并取得了成功。刘丹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圈养的东北虎已经从人工繁殖转变为野生繁殖,这是东北虎野生训练的一个里程碑。经过初级野外训练,圈养东北虎在适应性、奔跑速度、狩猎技巧和繁殖能力等方面都有了很大提高。

然而,与高级培训目标仍有一定差距。目前,优秀的东北虎迫切需要进入自然生活环境进行锻炼。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建设为这一目标提供了可能。

刘丹说:“野生释放并不意味着当代老虎可以在野外生存,而是这一代老虎可以在野外繁殖,它们的后代可以在野外环境中真正生存,所以离真正的释放不远了。”

江广顺说,自自然保护工程实施以来,东北地区的森林得到恢复,有蹄类动物增多,人类干扰减少,东北虎数量稳步增加,栖息地质量显着改善。根据目前的增长率,中国野生东北虎的数量预计将在2050年增加到100只。

2014年,野生俄罗斯释放的西伯利亚虎进入中国东北。参与医疗保障工作的西伯利亚虎森林公园兽医徐海涛表示,俄罗斯的老虎来到中国,表明东北林区的生态已经恢复,能够满足西伯利亚虎在野外生存的需要。

"但是仅仅通过野生西伯利亚虎的自然传播来恢复种群太长了."江广顺说,人工饲养老虎可以加速生态系统完整性的恢复。

他透露,科学研究人员已经开始筛选适合在野外释放的人工饲养西伯利亚虎的个体指标。“虽然西伯利亚虎在野外的释放比食草动物要困难得多,但这是有望实现的,我们一直在为那一天做准备。”

“我们也很矛盾。我们每天都对老虎有感觉,但我们知道它们是自由的,属于大自然,最终会回到山里。”黄海涛说,“当我们被释放时,我们都会流泪。”

说话时,黄海涛的眼睛湿润了。

责任编辑:朱瑞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