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闻到小麦味道的馒头香

第九个寒冷的冬天的第十二天,一个小前厅,挂着蒸馒头的帘子,门口排着长队。早上六点钟,人们开始排队买馒头。一个锅可以蒸8个蒸笼,每个蒸笼一次可以装个大馒头,很快就会卖完。人们一次购买30、50甚至100件。一方面,随着中国新年的临近,在新年期间有吃馒头的习俗。另一方面,别人蒸的馒头真的很好吃。一个锅被蒸熟,一个接一个地卖完了。我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等了五次才从罐子里出来。我太冷了,我只能用鼻子和眼泪来买它。

每当馒头快熟的时候,馒头的味道就开始溢出来。人们闻到它后,不禁想起了他们的童年。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一年不吃几次馒头,通常我只能在重要的节日吃馒头。在中国的新年期间,馒头被发现有红点,成为一年中的馒头。在新年吃饺子和馒头是一种习俗。在我的记忆中,当一个孩子超过12岁时,在我们的家乡有一个非常盛大的习俗。父母必须给孩子蒸馒头和扩宽兰花。当孩子超过12岁时,这也是一个对孩子来说非常重要的生日,也是一个对家里的成年人来说非常重要的生日。

也许是因为我小时候很难吃馒头。我总是特别喜欢馒头。我喜欢吃馒头,尤其是用“面团”而不是发酵粉蒸的馒头。只有用面团蒸出来的馒头才有馒头的强烈气味和童年的味道。此外,用这种方法蒸出的馒头不如用发酵粉蒸出的馒头硬而脆。它们也可以一层一层地被剥掉皮吃掉。

一碗钦州黄小米粥,一个大圆馒头,一盘大头菜丝,一盘豆腐,一口馒头,一口蔬菜,一口粥,一口馒头,只有喜欢的人才能体会到它的味道。如果没有配菜,馒头就涂上一层薄薄的豆腐,味道很完美。那时候只有豆干馒头才能尝出那种味道。我记得在大学的时候,这也是许多学生最喜欢的方式。

你记得那首歌吗?“在远处,在蓝天下/在金色的麦浪中涌动/那是你我相爱的地方/当微风带来收获的味道/吹在我的脸上/想起你温柔的话语/湿润我的眼睛/我们在田野里歌唱/期待冬天的到来/却未能等待阳光/这个秋天的场景/让誓言随风飞扬/就像你柔软的长发/芬芳我的梦想/”没有去过农村的人很难感受到这种壮丽,没有经历过童年的人也很难感受到

我喜欢馒头,但我不喜欢用发酵粉蒸的馒头。有人说“白面大部分是与甲醛合次硫酸氢钠混合的”。这种做法已经被媒体曝光,这样的馒头看起来不安全。用真小麦粉蒸的馒头有点黄。一度,“浓面粉”非常受欢迎。当时,用“浓面粉”蒸的馒头尝起来仍像面条,但掺有甲醛合次硫酸氢钠的馒头尝起来像嚼蜡。这种真正美味的馒头不仅味道好,而且口感软而微硬,还有面条的淡淡甜味和香味。这种味道只有在我小时候吃妈妈蒸的馒头时才有。我妈妈蒸的馒头每次都开花。顶部一层一层裂开的圆形馒头,看上去一朵朵像白色的牡丹花。

我记得小时候,蒸出来的馒头是最好吃的。那时,馒头的热气还在装馒头的篮子的上方盘旋。我伸手拿过馒头,抓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馒头的热气刺痛了我的舌头,我边吃边吸。那时,还没有生产出来的馒头已经可以闻到一股强烈的馒头味。它非常自然,非常土生土长,不会用任何外部的东西来增加它的美丽。我喜欢撕开有弹性的馒头皮,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我实在不忍心一口吃下去。现在,那种味道不再存在了

现在,很少有人喜欢馒头。在街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面包店和手工制作的糕点作坊,但是他们可以买到真正的馒头。有馒头味道的地方很少。这也是作者买馒头的地方,有些是几十英里的汽车,有些是汽车。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他也要排队等上两个小时,等着一笼馒头出炉。他只是喜欢这种味道,喜欢这种做法,喜欢带有馒头味道的地方记忆。

在小巷里,有一股刚出炉的馒头的味道,让人久久不能前行。现在仍然有一些人会去揉面团,开始面团,成型,然后在笼子里蒸我们的旧馒头。当你在超市和杂货店看到又白又肥的馒头时,你还能闻到馒头的味道吗?

相传馒头起源还有一个传说:《三国演义》第九十一次,诸葛亮收拾完孟获,率领大军返回朝鲜。当大军来到泸水时,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军队无法过河,不得不向诸葛亮报告。诸葛亮问孟获是怎么回事。孟获说,过去,由于国内叛乱猖獗,人们用49头加上黑牛和白羊作祭品,自然平静下来,保证了连年丰收。诸葛亮听了孟获的话后,面无表情地说:“我现在很平静,可以白白杀一个人。”。所以我去潞西河亲自看看。我看见狂风大作,波涛汹涌。人们看到别人时会害怕,但看到马时会害怕。诸葛亮叫了一个土人来打听情况。当地人说自从首相率领军队以来,从黄昏到黎明,每天晚上都有鬼魂在水边哭泣和哭泣。这些邪恶的风浪是保卫首相的幽灵。诸葛亮决定晚上亲自来给水中的鬼魂进贡,祭祀的事就这样定了。然而,这49个人去了哪里?经过一番苦思之后,诸葛亮命令人们杀牛杀马,用面粉做人头,把牛羊肉包在里面,当晚在泸水边上支起一座祭坛献祭,并命令董雀背诵祭文。这平息了局势,军队能够顺利过河。这种祭祀用品叫做“馒头”。

Legend只是一个传说,但馒头的味道是每个人的想法。这是多年的回忆。只有喜欢它的人才能体验它的味道,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