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改革步子加快,城乡公平来得更早!

今年春天,最有趣的政策之一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完全取消对二类城市的限制。它还建议,300万至500万个一类大城市应全面放开和放宽定居条件,并完全取消对关键群体定居的限制。与去年相比,这一次条件的放宽又进了一步。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抱怨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因为它带来了太多的不公平。因此,户籍政策的每一次放宽都会引起公众舆论的强烈关注和支持,并带来更大的期望。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是人民的大势所趋。

多年来,由于户籍制度,农民们习惯于削尖脑袋,挤着脑袋进城吃一口商品粮。由于户籍制度,农民工不能享受与城市人口同等的公共福利,成为劣等公民。由于户籍制度,流动人口子女不能正常上学,也不能在父母工作的地方参加高考。对于许多家庭来说,有大量的留守儿童。今天,当提倡“自由、平等、正义和法治”时,这个制度充满了扭曲和荒谬,这是不合适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提出全面推进新型城镇化,缩小城乡差距。户籍制度的存在日益成为一个障碍,成为城乡资源自由流动和合理配置的最大障碍之一。不仅如此,它带来的社会阶层分化、利益固化、社会不公、群众不满等问题也日益突出。

随着人口红利的减少和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加,一些国内外媒体将户籍制度的自由化解释为促进人口流动、维持房地产市场和刺激经济增长。似乎“自豪”的城市被迫张开双臂。客观地说,户籍制度改革有这些考虑,也将对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然而,成功的改革总是双向的。它不仅受开发需求的驱动,而且是一个活跃的顶层设计。我们希望各地加快户籍制度改革,这是一项“以人为本”的切实措施,而不是为了从农村转移房地产市场而寻找漂亮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

我们应该从以前的户籍制度中吸取的最大教训是,我们没有“以人为本”和“以人为本”。一个不能“以人为本”的制度存在的时间越长,就会带来越多的社会问题和矛盾。古人说:“如果丈夫有一个国有家庭,他将不会遭受稀缺,而是不平等。”这是一种统治智慧和对人性的准确洞察。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人类最期待的是公平、自由和尊严。因此,制度的设计必须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满足他们对公平、自由和尊严的需求。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写道:“消除阻碍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流动的制度和机制的弊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努力实现自己的发展。”户籍制度不利于劳动力和人才的社会流动,因此必须废除。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人提出“要做好农业转移人口的安置工作,促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覆盖常住人口”户籍改革提出了进一步的具体要求,必须落实。

加快和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刻不容缓。它关系到13亿人的福祉,关系到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顶层设计,关系到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质量。今天,当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深水区时,社会形势正迅速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