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十年:加速的购物车

加速购物车,失去主动性。

1986年5月,北京的天气刚刚开始变热。那时,没有沙尘暴或雾霾。那一年,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长礼服。有人还说这是一套陕北农民的服装,有两条裤腿,一条高一条低。他手里拿着电吉他跳上了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黄光和他一起闪烁。音乐响起。他嘶哑着嗓子唱道:“我过去常常没完没了地问,你什么时候跟我来,但你总是嘲笑我,什么也没有……”疯狂的叫喊声席卷了观众,挥舞着手臂。

这个唱摇滚歌曲的年轻人,名叫崔健,在中国家喻户晓。这首歌,《一无所有》,也在一夜之间风靡全国。

在精通音乐理论的专家眼中,这不是一首朗朗上口的歌。许多年后,崔健在接受查建英采访时也直言不讳地说,《一无所有》“没什么,只是一首情歌。结果是一个里程碑。”

公共广播公司曾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拍摄了一部关于中国社会的纪录片。一位年轻的大学生指出了《一无所有》流行的原因:“这首歌呼应了我们当时的心理状况,也就是说,我们一无所有。这不仅是物质贫困和匮乏,也是精神贫困。”

就像从一场噩梦中醒来一样,一盆冷水从头顶上倾泻而下。公众完全理解他们的状态:我们的生活真的一无所有。面对它的后果是努力改变这一事实,这是人类的本能。

如何改变和填补“虚无”造成的空虚?

有很多方式,最直接的是消费。

从那时起,中国,一个曾经与商业社会短暂告别的国家,开始从梦想中醒来,奔向“消费社会”。

2019年11月11日刚过0点,西溪阿里总部就沸腾了。这是阿里的第11次“双十一购物嘉年华”。这个所谓的节日来自无聊的网上戏谑日“光棍节”。就连最初的规划者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起初,他们只想在元旦和国庆节之前安排一次促销活动,这成了全国最“疯狂”的购物日。

2019年11月11日刚过0点,西溪阿里总部就沸腾了。这是阿里的第11次“双十一购物嘉年华”。这个所谓的节日来自无聊的网上戏谑日“光棍节”。就连最初的规划者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起初,他们只想在元旦和国庆节之前安排一次促销活动,这成?巳睢胺杩瘛钡墓何锶铡?

无论是电子商务零售巨头阿里、京东、苏宁、多多,还是线下购物中心和超市,它们也成为这个购物节的重要驱动力。人们疯狂地追逐金钱、购物和消费。这种场景甚至比20世纪80年代的购物热潮还要疯狂。

如果我们浏览当年的报纸,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场景:在这个国家的主要城市,商店开门后仅仅两三个小时,原本计划出售一天的名烟名酒就会被冲走。盛夏,杭州的毛线裤柜台前排起了长队。昆明一年四季都像春天一样,经常滞销的电风扇变得非常热。武汉的一些人买回了200公斤盐,南京的一些人买了500盒火柴盒,广州的一些妇女带回了10盒衣物…

“消费者抢购和囤积商品的速度如此之快,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本反映20世纪中国消费历史的书《购物凶猛》对它的描述。

当然,你可以说,这个新公司与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新公司不同。事实上,在20世纪80年代,这个摆脱了革命狂热的国家进入了商业社会的青春期,荷尔蒙被大量分泌。然而,当前狂喜、混乱和复杂的消费行为更多地反映在技术驱动的人类欲望中。

同样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一个新词“购物狂”开始出现。娱乐、肤浅和消费是那个时代的关键词。更深层的含义是对未来普遍悲观。

我们必须认真思考的是:当时美国和苏联之间的核军备竞赛使整个世界陷入对核战争的恐惧之中。消费狂热的社会基础是“今天喝酒,今天喝醉”

回顾这两个消费狂热的社会,东方已经摆脱了压抑的情绪,而西方已经摆脱了恐慌。那么,现在,昨天,今天,明天,是什么驱使人们买买买?

回顾这两个消费狂热的社会,东方已经摆脱了压抑的情绪,而西方已经摆脱了恐慌。那么,现在,昨天,今天,明天,是什么驱使人们买买买?

毫无疑问,在过去的十年里,社会商品的供应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繁荣的时代,超过了人类经历的任何“十年”。

商品供应包括商品类别和服务的便利性。这两点刚刚成为互联网时代“效率”的最佳表现。年轻的交通小生王一波梳着头发,向粉丝们介绍说,如果他们愿意,一个品牌的洗发水可以在一小时内送到。

十年前,甚至五年前,没有人意识到当我买一瓶洗发水时,我会要求“立即”把它送到我这里。现在甚至被量化为“一小时”的概念。

我们过去常常想“去哪里买”,要么通过电子商务或在线下单,要么去离线实体店,然后把它们放在购物车里。但是现在技术让我们变得模糊或者忘记了“去哪里买”。企业急于捕捉用户脑海中闪现的任何“消费”想法,然后利用一切手段让“消费”成为既定事实。件商品已交付给您。至于如何支付,这不是关键,而是“信用”。

购物车不再是实体购物车,而是像一个活在我们头脑中的隐形人,它很快实现了我们的“消费”思想。这是一辆加速购物车。

03

中国人信奉中庸之道,相信“他们生于艰难,死于幸福”。从某种意义上说,消费社会麻痹甚至蒙蔽了人们的焦虑和警惕。零售商希望这一代消费者始终被广告包围,并告诉他们只有“买买买”才是生活的主题。

一方面,制造商正全速运转,另一方面,他们正面临来自同行的窒息性竞争。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使用各种手段让消费者打开钱包。

英国文化评论家雷蒙威廉斯曾经证实“消费”一词在英语的原始用法中有否定的意思,意思是“毁灭、用尽、浪费、用尽”。而社会学家科林坎贝尔在分析上世纪20年代美国大众消费形成的原因时,声称除了家用电器(如洗衣机、冰箱、吸尘器等)的普遍流行之外。)由于技术革命,他不得不帮助三项社会发明:

大规模生产是利用装配线作业进行的,使得廉价出售汽车成为可能;市场营销的发展可以用科学的手段来识别购买群体,激发消费欲望。比上述发明更有效的是促进分期付款购物,这完全打破了新教传统上对债务的恐惧。

基本上,汽车、电影和后来的电视是技术发明,而广告、一次性商品和信贷购买是社会学发明。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消费主义”的奔腾更多的是由于科技创新和营销创新的高度融合,再加上“享乐主义”在社会心理学中的盛行。被认为更“可靠”的这一代年轻人,甚至是1980年代出生的“80后”,一般都没有经历过“吃不饱、穿不饱、不暖”的阶段。在他们看来,这原本是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社会。

至于什么是技术创新和营销创新的结合,“现场购物”就是一个例子。网络技术的发展,软件功能的丰富,时间的分割,以及对熟悉人性的锚的洞察.一系列条件构成了2019年最热门的购物场景。

可怕的是我们在高速行驶的“购物车”里,但是从来没有人在上面浇过冷水。根据那些技术的崇拜者的描述,未来我们甚至会失去控制“购物车”的主动权:

冰箱里没有牛奶和鸡蛋,5G物联网直接连接到我们经常购买的购物平台,订单会自动下,补货会准时进行,我甚至不需要支付银行自动从我在他们身边的账户中扣款,钱真的变成了一个数字, 我可能永远不会从物理意义上看到钱,我工作的意义是弥补我在银行欠下的钱。

崔健的《一无所有》会重现吗,就像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的那样:

我们拥有一切,却一无所有;我们都朝着天堂前进,我们都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

作者:财务无忌君;(身份证:CAIJWJ)

这篇文章是由

Financial无忌在每个产品经理的授权下发表的。未经作者许可,禁止复制。Unsplash的主题地图,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