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行贿的晓程科技!第一大业务毛利率高到离谱,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

近日,程潇科技卷入孙晓波受贿案,孙晓波于2009年至2012年担任创业板市场开发与审查委员会委员。目前,该案涉及40多家企业,包括常盈精密、仙鹤环保、先锋新材料、程潇科技、方志科技等上市企业。

2010年9月17日,程潇科技的首次公开募股被创业板市场发展和审查委员会批准,2010年10月21日,被批准发行不超过1370万股新股。

根据中国司法文书网的判决,2010年9月,拟上市公司北京复兴程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委托武汉中环会计师事务所总经理石某,请孙晓波代为保管该公司,并在北京金融街附近的一家酒店给被告孙晓波20万元,以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申请的审查。

武汉中环会计师事务所是中申中环会计师事务所的前身。多次更名,连续9年为程潇科技提供审计服务。

除程潇科技外,武汉中环还充当先锋新蔡向孙晓波行贿20万元的中间人。此外,国际评级机构还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警告信。

难怪有些人质疑如何确保这些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的真实性。

首先,业绩像悬崖一样跌落,面临着打破资金链的风险。

自2012年以来,程潇的科技绩效逐年下降。2012年,收入为2.93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为1.12亿元。到2018年,收入只有1.64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只有432万元。

2017年,母亲的净利润损失了1.9亿元。2019年,利润再次转为亏损。前三季度,收入为6549万元,同比下降61.29%。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4174万元,如果扣除非净利润,它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不仅是盈利和亏损,更大的问题是现金流不足和资本断裂的风险!

2019年前三季度净经营现金流-2996万元,连续三个季度亏损;募集资金净现金流量为4305万元,也是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亏损,意味着公司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和融资困难。

根据第三季度的资产负债表,程潇科技短期借款9300万元,占收入的142%,账面金额只有2513万元。目前,债务风险很大。此外,公司还有1543万元的长期贷款。

程潇科技的高比例短期贷款吸引了深交所的注意,要求该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债务风险。

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应收账款分别为1.54亿、1.35亿和1.25亿,分别占收入的810%、321%和192%。

根据2019年中期报告,一年内应收账款余额为4278万元,2-4年内应收账款余额为7129万元,占比超过50%。一方面,这表明该公司有很高的坏账风险,另一方面,这表明该公司在下游的话语权很弱。

此外,程潇科技也有较高的长期应收账款,前三季度分别为3.39亿、3.12亿和3.13亿。据中国报纸报道,它主要是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销售商品而产生的。

从上面可以看出,公司的财务状况恶化,不仅造成了高额的损失,还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如现金流短缺、债务风险高、坏账风险高、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等。

其次,最大业务的毛利率高达98%,受到监管部门的质疑。

程潇科技最大的业务是太阳能发电,2019年1月至6月的收入为1820万元,占公司收入的43.38%,2018年为21.6%。最不可思议的是太阳能发电的毛利率

此外,深交所还对程潇科技的库存急剧增加、财务费用急剧增加以及突然收到交易提出了质疑。3.2019年,控股股东程毅总共减持了9000万元人民币。2019年,程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兼董事长

程毅因非法减持收到监管信,频繁减持公司股份。12月31日,易计划减持不超过884.2万股,6月6日,易计划减持不超过1500万股。根据披露的减持情况,控股股东程毅累计现金9091万元。

12月31日公布的减持方案细节:自2020年1月7日起6个月内,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94.25万股,自1月23日起6个月内,集中竞价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48万股。

7月5日,程毅与自然人于青签约《股权转让协议》。程仍持有余庆购买的100万股股份。程潇科技因未能及时披露相关信息收到深交所监管函。

与此同时,程潇科技因非法减持股份而受到警告。控股股东程毅在7月1日减持了1569万股,占比超过5%,但没有及时披露。

通过以上梳理,可以发现程潇科技在运营能力和信息披露的可靠性上都存在问题。随着年报披露期的临近,有必要对这类公司保持谨慎。

作者:《说文解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