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的2019:没有那么“美”

原创标题:医学美容2019:少点“美”

每个人都有爱美的心。在这个“看脸时代”,“颜价值经济”正在经历爆炸式增长。

作为“严价值经济”中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医疗和美国工业在过去的5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前瞻性行业研究所曾指出,2015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的市场规模将仅达到870亿元,但根据碧浪咨询(Ariel Consulting)最近的预测,2019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739亿元。

医疗和美容行业的快速增长伴随着消费者对医疗和美容态度的改变。近日,在新余第五届亚太医疗美容产业盛会上,华西生物医疗美容市场总经理王粲告诉记者《国际金融报》。五年前的消费者研究结果显示,60%的消费者“不反对”医疗美容,但到2019年,最新研究显示,70%-80%的消费者说出“想做医疗美容”。

行业的规模正在迅速扩大,消费者群体也在迅速扩大。2019年本应是中国医疗和美国医疗行业的井喷年,但资本冷却、事故频发和加强监管已成为今年医疗行业的三个关键词。基于这一点,医疗和美国工业今年“有点冷”的观点并不少见。

针对当前医疗美容行业的发展,中华医学会美容整形分会会长姜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前医疗美容领域确实“混乱”,但这是一个前进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有人说今年是医疗和美容行业的冬天,但我认为这预示着医疗和美容行业的新春天。由于政策监管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更加自律,市场得到进一步监管。”

1

Keyword 1

Capital Cooling

“过去五年应该是中美医药产业发展最繁荣的时期。”姜华告诉记者,在过去的五年里,美国的医疗专业人员、医疗寻求者和企业的数量急剧增加。

几年前,医疗美容行业还是一个相当神秘的领域,但受多种因素驱动,到2015年,医疗美容已经成为中国第五大消费热点,仅次于房地产、汽车、旅游和电子通讯。2018年,在所有主要互联网公司都加大了对医疗和美容领域的关注后,市场的关注度将进一步提高。

2019更特别。从多家医药和美国公司的上市情况来看,中国医药和美国行业的发展潜力已经开始吸引国际资本的关注。

5月2日,新阳科技在“第一个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的光环下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从2013年成立到上市仅用了五年时间。

华西生物今年也成为了医疗和美容产业链中的“黑马”。故宫口红“流行”后,2019年4月,华西生物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学版申请。七个月后,华生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响了警钟,正式登陆科技创新板块,成为“透明质酸的第一只股票”。上市首日,华生物的股价收于85.1元,较发行价上涨78.07%,总市值跃升至408.48亿元。

除了新氧气技术和华西生物,今年10月,中国第三大私人美容和医疗服务提供商(基于2018年收入)和深圳市鹏海医疗美容医院的海外主要公司美杜莎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也登陆纳斯达克。据悉,鹏爱医疗成立于1997年,集团拥有数十家医疗美容中心。

虽然医疗美容公司的上市进一步拉近了公众与医疗美容领域的距离,但今年他们与资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据报道,公开数据显示,自今年以来,大量的融资非常少。资本市场对整个医疗和美国行业持谨慎态度,资金正越来越多地流向那些具有明显快速增长潜力或已经通过这一模式的领先企业。

至于资本的冷却,维努

事实上,这种复杂的情况将在2019年继续存在于医疗和美国行业。根据天眼12月27日提供的数据,在选择了具有“医疗美容”业务范围的公司后,2019年新注册(存续、在职、迁入和迁出)的企业数量为1514家,被撤销和注销的企业数量为1514家。

Venus说从去年开始,整个医疗和美国工业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有一个明显的优胜劣汰的趋势。一些组织已经关闭,但同时也有一些组织在扩张。“在许多成熟行业中有28条原则,也就是说,在一个成熟行业中,只有20%的公司是真正优秀和盈利的,而剩下的80%可能是持平或亏损的。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状态。因此,我认为美国医药行业已经结束了过去十年的高增长红利期,逐渐进入了一个相对成熟的状态。这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这表明市场规则在起作用,剩下的就是一个真正优秀的服务质量组织。”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医疗和美国工业仍处于朝阳阶段,将保持每年20%左右的复合增长率,机会很大。”维纳斯指出。

2

Keyword 2

频发事故

近日,国内移动互联网商业智能服务提供商Quest Mobile发布了《2019年颜价值经济洞察报告》。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医疗和美国行业的月活跃用户数(MAU)超过1000万,2019年初为700万,2018年初仅为250万。

很明显,医疗和美国行业的消费群体正在进一步扩大,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2019年“严价值经济”领域事故频发。

今年5月,陕西Xi陈郁(化名)因给客户“刻线”操作不当造成毁容被送上法庭。

陈郁的好友刘燕(化名)向记者《国际金融报》透露,去年6月,陈郁在江苏省苏州吴中区花了8600元报名参加了一个为期15天的“微塑速成班”,涵盖了医疗美容领域的多项技能,如透明质酸注射、肠线包埋、肉毒杆菌毒素注射等。“当老师完成了知识并需要练习时,他会用学生做练习。几乎每个学生都尝试过一个或多个项目。”

据报道,陈郁毕业后没有获得任何资格。从那时起,在“学校”的指导下,她开始通过社交媒体招揽顾客,在执行特定项目时,以高价向顾客出售低价消费品。"她现在不愿意就此事与我沟通,诉讼仍未解决。"刘燕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类似的微整形提速班并不多,由此引发的纠纷复杂、冗长且难以解决。根据今年6月的《国际金融报》报道,某个地方的一个微型塑料工作室的老板不仅出去做了微型整形手术,还提供了一个为期3-5天的微型塑料速成班。店主和学员说,虽然他们没有任何医疗资格,但学员只需支付6800元。经过培训后,他们可以开一个小作坊,以购买价格的10倍给顾客打针,这样每年就能轻松赚到100多万元。

一家美国医疗企业的高级官员告诉记者《新京报》,所谓的“微整形”是一个虚假的概念。“尽管微型整形手术的概念在过去确实成功地将医疗美容引入了更广泛的消费者群体,但这一说法实际上给了消费者一个暗示,即他们所做的不是整形手术。事实上,即使是最小的整形手术,如果没有专业医生的判断,也会有很多问题,”

记者还注意到,今年以来,除了小型不合格的塑料工作室外,许多大型医疗机构也频频发生医疗事故。今年7月,大连市宜兴医疗美容医院一名32岁的女性在隆胸手术中因抢救无效死亡。

11月11日,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公布了涉及上海、浙江、安徽、山东、湖南、广东、陕西等省市的10起典型医疗美容违法案件,并要求各地“回头看”违法医疗美容等突出问题,将医疗美容纳入医疗美容监管范围

“在我看来,整个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被低估了,主要是因为以前的行业不发达,整个行业不得不为它所做的“坏事”付出代价。”李哥联合医疗美容投资连锁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向记者讲述了当前医疗美容市场面临的问题。

但是李斌也说这在工业早期是一个特定的现象。李斌不同意市场上“医药和美国工业的发展已经进入下半年”的说法。他认为,“医疗和美国工业尚未步入正轨,上半年尚未开始”。

中国医学会医学美容分会会长李世荣见证了中国民营医疗机构从开始到现在的各个发展阶段。他告诉记者《国际金融报》,所有机构都应该回归医疗的本质。

维纳斯也有类似的态度。他指出,长期以来,消费者忽视了医疗美容的医疗属性,从而催生了医疗机构再营销的发展模式。

医疗关注的是医生的资源,但许多专业人士坦率地向记者承认,中医药领域和美国仍然缺乏人才。

艾瑞咨询的《国际金融报》之前显示,2018年,中国整形美容医院有7419名医生(包括整形外科、皮肤科、中医和口腔科的一些医生)。与医学和美学发展相对成熟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整形外科医生人均数量远远不够。培养一名优秀的医学博士需要大约10年的时间(本科5年,硕士3年/博士3年,住院医师/专科医师3年,以及各地区卫生部批准的主任医师资格证书)。

今天,在美国医疗服务需求旺盛的时候,医疗资源的缺乏导致了大量无证人员非法上岗,造成了行业的混乱。中国数据研究中心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早些时候发布的《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趋势研究报告》揭示了惊人的“黑人医生”信息。数据显示,在“黑人医生和美容”市场,10名医生和美容从业者中有9名是“黑人医生”。

今年,国家对医疗和美国行业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进一步加强了对医疗机构审批、医疗机构医生资格认证和广告的监管。

姜华相信这三个方面也将是这个行业未来发展的三大趋势。“对于一些非标准医疗机构和美国机构来说,这种趋势的确是冬天,但对于拥有技术实力和标准的医疗机构来说,这是一个新的春天。只有这样,真正强大的医疗机构和医生才能脱颖而出,更好地为爱美人士提供安全有效的服务,确保医疗美容行业的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

在采访结束时,姜华还表示,中国医疗美容行业的未来发展必须多元化,包括公立医院的运营模式,民营医院的运营模式,建立共同的平台和医生群体等。但哪种形式能持续很长时间仍需实践证明。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未来的模式将侧重于人才和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