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跃跃建议:建性侵未成年人再犯预防机制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建议建立未成年人性侵害预防机制10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未成年人群体保护法》修订草案。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和与会人员围绕预防入侵制度、预防和控制校园欺凌、成立专门机构等内容提出了相应的修改建议。

建立未成年人性侵害的预防机制

沈副主席指出,近年来,有案底的性侵害儿童案件屡见不鲜,这与未成年人性侵害累犯的预防机制缺失有关。

沈建议建立防止未成年人性侵害累犯的机制,在第六章增加新的一条:“对未成年人实施严重性侵害、虐待、暴力等行为的犯罪分子,应当在服刑前进行社会危害评估。经评估,累犯风险较高的,应当加强监督管理,必要时可以在其活动范围内向社会公开个人信息,便于公众查询和了解,加强警示和防范。”

委员会成员邓丽认为,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案件的备案制度应该改进。

邓丽指出,根据公安机关的立案标准,公安机关只有在有一定证据证明存在犯罪的情况下才能立案。然而,在对未成年人进行性侵犯的案件中,证人的证词很少,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依靠受伤未成年人的陈述。由于儿童智力不全,认知能力弱,让未成年人单独或由其家庭承担举证责任显然是困难和不公平的。

”为了充分体现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建议公安机关在司法保护中增加一条。公安机关接到对未成年人的强奸、猥亵和其他严重犯罪的报告、控告和检举,经审查属于其管辖的,应当立即立案侦查。不属于其管辖的,应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或移送有管辖权的公安机关。同时,将增加一个新段落。人民检察院应当加强对未成年人性侵害犯罪立案的监督,确保案件的成立和侦查。”邓丽说。

建议给予学校和教师受教育和惩罚的权利。

针对校园欺凌等问题,修订后的草案建立了强制性报告制度,相关行业严格的准入条件,建立了校园欺凌防控体系,加强了校园“护苗”工作。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陈风珍坦率地说,法律没有给学校和教师一定的惩罚权力,也没有惩罚犯错误的学生的权力。学校和老师通常对学校欺凌事件无能为力。因此,建议给予学校和教师一定的处分权来管理学生,给予教师一定的教育处分权。为了减少青少年犯罪,应该严惩青少年罪犯。不是惩罚他,而是让其他孩子少犯错误。我们的预防,仅仅是教育,如果没有严厉的惩罚,未成年人就会故意犯罪。”陈风珍说。

委员会成员刘海星表示,虽然近年来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防控措施,但校园欺凌现象仍时有发生。建议充分利用这一契机修改法律,将学校欺凌的预防和治理纳入法治轨道,帮助和惩罚有暴力倾向的学生,有效提高教师素质,加强学校对学生的道德教育和法治教育。

委员会成员杜黎明表示,第25条中“变相体罚”和第25条中“变相驱逐”行为的界限

冼铁克委员建议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即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设立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作为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的职能部门。只有这样,草案中目前规定的具体制度,如强制性报告制度和国家监护制度,才能真正得到实施和发挥作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孙认为,修订草案强调了政府的保护责任,但与现实不符。许多地方提到了“相关部门”的概念。但是,法律规定中的“有关部门”恰恰是未成年人保护中的“有关部门”,这一点一直不明确。

"修订草案只在"政府保护"一章的第70条中规定在乡镇部门设立一个工作站,这似乎是保护未成年人的一个非常具体的"相关部门"。其他“有关部门”是国务院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这些是抽象的部门,不是具体的部门。保护未成年人非常重要,但除了这个工作站,没有真正的“相关部门”来承担主要责任。”孙对说:

孙认为,从常理来说,教育部门、共青团、妇联等部门都有相关的职责。它们可以被列出来为公众提供更清晰的指南。

来源:《法制日报》

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 日本一级特黄大片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