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遭酒店业主围攻 2.0模式何以为继?

“馅饼”还是“陷阱”?OYO被旅馆老板包围了。为什么2.0模式是可持续的?

温:从十一月的黄金周开始,

OYO在中国市场就陷入了困境。

OYO酒店2019年6月宣布的2.0模式遭遇阻力。全国成千上万的酒店业主要求取消与OYO的协议,并支付协议的余额。由于2.0模式采用超低价格吸引用户,中小酒店市场的价格体系受到干扰,OYO酒店承诺的保证收入没有兑现,单方面违约导致单个酒店业主对OYO失望。最近,他们联合起来保护自己的权利。一些酒店老板甚至去了全国各地的OYO酒店办公室。

与此同时,消费者的抱怨让OYO酒店变得更加糟糕。截至2019年12月18日,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数量已达到1,018起,几乎都是因为OYO酒店无法预订。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酒店结束了与OYO的合作,OYO酒店继续在其平台上销售,导致大量客户付费但无法入住,而OYO酒店不退款。

为什么不能兑现保证收入?

在1.0模式受挫后,2019年6月,OYO酒店推出了另一个2.0模式,即与酒店业务签署保证收入协议,OYO酒店控制价格,将酒店预订和管理纳入OYO酒店系统,OYO酒店与个体小酒店协商保证收入,每月将保证收入记入酒店业主账户。OYO酒店和酒店业主将分摊超出保证金额的部分。

然而,令酒店业主惊讶的是,在实施价格控制后,OYO酒店将酒店的原价从100元左右下调至30元左右。即使是一线城市深圳、Xi和二线城市成都,也有如此超低的房价。记者在OYO的APP上看到,深圳OYO酒店的价格从32元到50元不等。Xi OYO酒店的起价也是32元,一般是30到40元。

"在2.0合作酒店价格控制的初始阶段,将会有一个短期的低价'攀升'来刺激酒店入住率攀升。该算法将根据数据反馈继续优化,最终确定最佳定价范围,从而实现酒店收入的最大化。从长远来看,动态定价可以增加酒店的整体收入。”OYO酒店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说。

然而,如此低的价格并没有得到业界的认可。酒店行业专家、华美集团首席知识官赵焕炎认为,降低房价和提高出租率不能改善业绩,单纯提高出租率和降低房价是不明智的。因为酒店的业绩指数是平均房价乘以平均入住率。虽然出租率有所提高,但房价下跌太多,最终的结果却是下跌。

事实上,对许多酒店老板来说,他们不太在乎OYO如何定价。只要OYO每个月都有保证收入,他们只负责酒店的内部事务。许多酒店选择合作计划作为担忧。然而,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许多酒店业主发现,OYO酒店不能保证他们的保证收入,在签订保证合同后的两个月内,每个月都不能保证。一些酒店业主甚至遭遇OYO单方面修改收入保证。

事实并非如此。因此,许多旅馆老板自发地组织起来,并在这条线下组织团体来扞卫他们的权利。一些酒店老板甚至进入OYO酒店的分支机构静坐,扞卫自己的权利。酒店业主的一贯要求是要求OYO酒店支付自签署2.0标准合同以来未按计划支付的担保金额。

关于目前大规模维权行为,OYO酒店在接受《商学院》杂志采访时表示,很多酒店不能按时支付保底金额的原因是OYO发现一些合作酒店的保底金额与当地市场不一致,影响了酒店的长远发展。对于此类酒店,OYO酒店将与业主就担保金额进行另一次协商,并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协商。OYO酒店愿意与业主就所有合作事宜进行平等友好的谈判

2019年8月底,南宁华信酒店与OYO酒店签订了39万元的保证合作合同。根据双方签署的2.0模式,OYO酒店将从业主营业额中扣除18分作为佣金。合作期限为四年,保证金额将每年重新协商一次。担保合同规定,如果业主的酒店已经完成了担保金额,业主的酒店将提高60%,如果超出OYO一些酒店的担保金额,40%,如果超出担保金额。如果担保金额未完成,OYO酒店将补足差额。

但在10月份,OYO酒店单方面将年度保证金额从39万元下调至21万元。酒店老板陈说,21万元的担保金额几乎减半,不足以支付酒店的运营成本。仅仅两个月的合作就违反了合同,是不可接受的。陈先生多次联系客服,未得到合理答复。

广东阳江酒店的老板冯先生说他在6月份开始和OYO酒店的员工联系。当时,对方提供了每年53万元的保证金额。经过谈判,保证价格提高到59万元,但OYO要求控制价格。冯先生考虑后接受了合作。双方签署了一份保证合同,酒店在7月下旬正式推出了OYO的APP。但出乎意料的是,自8月份以来,OYO已经支付了72个月担保金额的35%,即3万元,而且再也没有支付。

由于OYO酒店采用了强有力的价格控制模式,酒店的预订完全移交给OYO,酒店本身不收取用户的住宿费,由OYO收取。然而,OYO没有继续做出任何进一步的贡献,这导致了酒店资本运营的困境。冯先生不得不扞卫自己的权利,要求取消与OYO酒店的合同,退出其2.0模式,并支付剩余金额。今年10月,冯先生的酒店被下架,但迄今为止,他还没有收到OYO方面的剩余付款。

OYO酒店认为,甚至29元和39元都远远高于边际成本,因为有传言说OYO酒店引入超低价格来扰乱低成本城市的酒店市场,最终却没有盈利。其次,长期以来,单个酒店行业的平均入住率较低,整体收入不高。OYO酒店的动态定价策略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结合流量波动、周围环境等因素自动对酒店房间定价,从而实现收入最大化。大量运营实例表明,2.0型酒店的平均入住率稳步上升至80%。

"在中国,仍有近100万家酒店在盈亏线边缘挣扎。我们希望改变这一行业的现状,给业主带来最有效的经营方式,改写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单体酒店的底层生态。”OYO酒店说。

然而,在赵焕炎看来,操纵价格只是权宜之计。因此,没有收入基础的担保条款是不可持续的。关键在于提高营销和管理水平,提高经营业绩。为此,OYO中国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群体支持系统,以尽快增加交通。最终的成功取决于建立一个有效的团队支持系统,客户系统首当其冲。

消费者的抱怨也蜂拥而至。自从“十一黄金周”大规模爆发以来,消费者无法入住OYO酒店,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由于全国各地的个别酒店与中国OYO之间的合作大规模取消,许多消费者遇到了在OYO的预订系统下架之前无法入住取消的酒店的尴尬。

OYO酒店及其品牌将如何继续他们的中国之旅?《商学院》会继续关注。

-